海院人物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海院人物  學生

蔡新陳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17-04-01瀏覽( 654 )

追風少年他與夢

(學生記者 倪焱 劉婷)

我們常常會想象騎著一輛拉風的自行車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自由無拘束。帶著一顆純心,感受著身邊的景和物。恬靜而舒適。然而,如果當想象開始落實,如果當興趣變成執著呢。。。腦海里浮現的畫面反卻多了絲清冷,仿若嗅到曲折盤桓的山地丘陵,蒼穹中疏朗的星,冷峻的月,清冽可聞的風聲,追風少年如螞蟻般移動著,征服輪下的土地,征服輪上的年華。孤獨感和崇敬感瞬間從指尖蔓延到頭頂……

515日上午,由南京市自行車運動協會、南京市戶外運動協會、南京市浦口體育局、捷安特中國區總部、南京金鴻翔實業有限公司主辦,南京騎酷體育文化推廣有限公司承辦的斯柯達杯捷安特&禧瑪諾2016“水墨大埝”第十六屆金鴻翔8小時山地車團隊接力賽開賽。

外面下著大雨,850分比賽開始,比賽因降雨改為5小時,雨水加上泥濘不堪崎嶇的道路,沒有阻擋賽手們的熱情。他們的山地車車輪雖被泥巴包住,但他們仍舊堅定不移地向向終點前進。我院學生蔡新陳也是其中一員。

記者:能問一下你是因什么而結識騎行?

蔡:因為喜歡吹風,因為以自己目前的經濟能力買不起汽車、買不起摩托車,而電動車又跑不了那么遠,就選擇了騎行。騎行也能走完摩托車旅行和自駕游的路,只是費點功夫。

記者:這次比賽全程里有沒有什么令你深刻的事?

蔡:那天下著雨,道路比較崎嶇,感覺自己就像只“泥猴子”一樣分不清風里雨里泥里,看一看周圍的小伙伴也是,大家都在堅持,中途退賽的隊伍很少

記者:團隊里是否讓人收獲友誼?你算是年齡小的嗎?

蔡:我們一個隊的三人是一起騎行時間很長的老騎友了。我還不是年齡最小的,不過我們不論年齡,要知道與志同道合的人們在一起是一件令人暢快的事。

記者:對于騎行,甚至對于夢想,你認為堅持的意義在于?

蔡:趁我還年少。我總是覺得人這輩子最美好的年華,不是天真浪漫的童年,不是事業輝煌的中年,而是像朝陽冉冉升級的青年,對,就是我這樣的年輕人,生機勃勃,特別是像我這樣的男生。

現在的自己,心里總是不斷的給自己畫圖,想看好多好多;心里總是去夢想去希望去經歷,要見到好多好多的美好的人,要吃好多好多的美食,要讓自己越來越美好。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我能去做到,既然我想要,我就去做啊!我年輕所以我不怕失敗,時間我有,父母正值盛年,而我的孩子還沒有出生,我的妻子或許還在她父母的懷抱,而我這個時候就是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記者:聽說你大一暑假是騎行回你的家鄉大豐的,當時怎么會想以這種方式回家?

蔡:當時頭腦一熱,說走就走,怕父母擔心也沒跟家里人說,他們也都是我到家后才知道的。現在很少提那件事兒了,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那是我炫耀的資本,其實也沒什么好炫耀的,覺得那次騎行本身并不寶貴,寶貴的是藏在那次騎行后面的那些記憶,我所懷念的是那些有趣的經歷。我珍視騎行途中奮力拼搏的自己。人生這樣激情昂揚的時候并不多,更多的還是庸常和沉悶,所以不管是騎行、還是怎樣,都是庸常和沉悶之中的波瀾,引人注目,也值得紀念。

對于騎行,他帶著戲謔的口吻說道:“和騎行最緊密的,從來不是美景和人生哲理,而是可能放棄和放棄。

   對于我來說,騎行的意義都是后賦予的,最重要的是在路上。老騎手總說,騎行是一種修行。我想,這種修行并不意味著痛苦和涅槃,而是真正拋開思緒、體驗當下。我選擇了騎行。好比世間女子皆不入眼,我只看見你。”

他說,于他而言,爬山騎行長跑與其是一種愛好,不如說是找回自己的一種手段。也許是獨生子女的緣故,他常常會感到孤單,也許自己愛天馬行空的緣故,他常常會感到那種滲入心底的孤獨,而騎行就像一位伙伴。有的時候,一個人走在路上,一天十個小時,腦袋只需要注意一下周圍的情況就行了,有大把的時間來思考,思考過去,人生,未來。發現一些曾被忽略的“風景”,都被一一拾了起來。他說路過省道國道,路過村莊,路過大城市。尤其是在夜里,遠處星星火火,很美,人來人往,這些美麗的東西都因為騎行不知不覺銘刻在他生命里。漸漸地,他發現,騎行已不僅是自己的孤寂之旅,而是和一群被命運牽引到一起的人對無限未知的渴望與探索,同相知、共患難、渡險境,朝著心中的日月飛馳,攢下一路見聞,感受這個世界最原始最純凈的美好……開車太快,走路太慢,只有騎行,才是靈魂前進的速度。

他說:路途中的一石一樹,一花一葉;路途中瞥見的每一個鼓舞的眼神,收到的每一句加油的話語;路途中墜入眼眸的每一片星空,滑過耳際的每一絲涼風;路途中收獲的挫折感動堅強友誼,這些繁星細節都會深深印刻在腦海,在人生的道路上閃出動人的永恒。話至此處,他的眼神迸發著幸福的火焰。夢想之是如此強烈二淳樸。加油啊,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