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院人物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海院人物  校友

孫修順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17-04-06瀏覽( 1485 )

在海嘯中激流勇進

——國際海運新強人、江蘇海事職業技術學院86級杰出校友孫修順專訪

(鄭明杉)

   編者按:孫秀順是我院84屆校友孫修順。現任86韋力國際集團的董事長。在短短的十年時間里,他帶領員工把一個單一的租船公司茁壯成長為今天集船東、船舶管理、資源開發,以及能源貿易運輸等多個領域業務為一體的綜合性國際海運集團,令業界側目。近日,我們對這位杰出校友進行了專訪。    

與“海”共舞三十年

韋立國際集團(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總裁孫修順是科班出身的國際海運新強人,與“海”共舞近30年。

    上世紀80年代,年僅20歲的孫修順從中國南京海員學校船舶駕駛專業畢業,被分配到青島遠洋運輸公司工作,在船舶和海上工作了八年,讓他經歷了人生第一個成長和磨煉期。30年前的中國,海員和國際海運能和外部世界接觸的機會并不多。回想當年航海的日子,孫修順說:“我渴望了解外部的世界,常常夢想著駕船遠航,追逐自己的夢想。八年的航海經歷,去過世界上無數個國家和港口,打開了視野,看到外部不同的精彩。1985年當船只靠岸時,我在新加坡雖只逗留一天,對島國卻有了深刻的印象。”

    1992年,青島遠洋把他從海上調到陸地單位工作,他開始了另一番不同的職業經歷,也有機會親身參與航運業務的經營,學會如何攬貨、開拓市場、聯系港口和貨主,速遣船舶等等,更深深體會到海運業的樂趣和辛苦,從此對海運事業一直樂此不彼。他表示,冥冥之中似乎有個召喚,一直引領他要在海運領域開創出一番事業,有所作為。

辭去國企工作自己創業

    10年后的2002年,孫修順勇敢跨出人生重要的一步,毅然辭去收入不錯的國企工作,開創自己的事業。他在香港成立韋立航運,從最開始的航運經紀人做起,為貨主提供航運服務,慢慢積累第一桶金。

    他說:“經過多年不斷努力,創建自己的公司,從租船運輸做起,再到擁有自己的船隊,建立自己的船舶管理和經營團隊,一步一步走來,體味了創業的艱難,歷經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堪稱是歷經風雨,終見彩虹。”

 從韋立航運初創,到2010年在新加坡成立韋立國際集團,韋立從最初的一家單一的租船經營公司,發展到今天成為一個涵蓋租船、船東與船舶管理、資源開發與貿易的綜合性集團公司。

集團的核心業務是航運與綜合物流服務,多方開展上下游和周邊業務,進而建立多元盈利模式,穩固集團發展。今日,集團業務大略分為三大部分:

一、租船運輸:

韋立集團起步于船舶租賃,逐步建立“韋立船務”品牌。   目前集團旗下控制的船舶平均為50艘,在印度尼西亞至中國資源運輸航線,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承運的貨種包括土礦、鐵礦、鎳礦、氧化鋁、煤礦,以及建廠設備等,承運貨量從2004年的300萬公噸增至2012年的3000萬公噸,增加10倍。集團的航線不但覆蓋亞太地區,而且遠達南美洲及非洲,現在還在不斷擴大。

    二、船舶經營:

韋立集團從2007年開始以合營船舶方式進入船東領域,兩年后即發展自己的船隊,購置二手船舶,兼制新船。今日集團的運力超過200萬載重公噸,13艘海岬型船,兩艘新造超靈便型船。

    三、提供綜合物流配套方案:

 韋立集團的終極目標是為企業貨主解決海運物流的瓶頸,提供綜合物流配套方案。海上浮吊作業是韋立航運特色之一,公司目前擁有30條浮吊,用于印度尼西亞海上錨地裝運出口礦產,有效解決了當地缺乏基礎港口的問題。幾年前,韋立國際與中國魏橋集團、印尼HARITA集團在印尼合資建設的氧化鋁廠,負責建廠設備物流、生產物流碼頭配備建設。

    韋立集團處理的貨運業務量非常大,每月的貨運量超過400萬公噸,基本上印尼出口到中國的鋁礬土95%貨運量都是由該集團承運,因此僅僅依靠15艘自有船舶是遠遠不夠的,集團大概每個月還會固定租用四五十艘船舶負責承運,以確保中國客戶的運輸需求。

    2006年,韋立集團的營業收入為15000萬美元,今年估計可達4億美元。談到未來的發展大計,孫修順滿懷信心地表示:“我們目前的運力規模已經達到200萬載重公噸,我們希望未來五年不斷更新自有船舶運力,適時發展船隊增添船只,使船型結構合理,平均船齡不超過10年,貨運量預料將隨之穩步增長,五年后的貨輪運載量料將達5000萬公噸,營業收入則可再翻倍至10億美元。”

   四次創新戰見出成效

    為了保持“低成本、高效益”的策略,孫修順強調“創新”的重要性。他說,創新是每個公司在運營過程中必不可少的環節,是公司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創新來源于日常的觀察與思考。至于韋立集團能夠有如此大的規模和飛躍,主要歸結于四次創新戰略:

    一、2004年末,孫修順與印尼發貨人大膽提出從碼頭裝貨擴展到錨地裝貨的方式,避免船舶擱淺、裝卸受限的問題,使印尼鋁土礦的出口量大大增加,工作效率迅速提高,海運物流成本隨之降低。

    二、經觀察和研究,孫修順決定另訂制14個船用抓斗,從中國運到印尼裝貨錨地,從此租賃船舶的選擇范圍擴大,貨運量也隨之增加。

三、通過探索和實踐,孫修順引進浮吊到錨地裝貨,改變傳統裝船工藝,大大提高裝貨效率,降低了海運成本,是公司經營過程中的一項重大突破。

    四、2008年金融海嘯導致世界經濟滑坡,直接影響了全球的貨運量,中國航運業的運輸需求萎縮,運價急劇下跌。中國國內眾多收貨人陸續停止了對鋁礬土的進口,很多中小型航運公司紛紛卷款逃避,整個航運市場出現一片慌亂慘淡的景象。

    孫修順審時度勢,立即和印尼發貨人組建共同聯盟,在不收取海運費和貨價的情況下,保持礦區最低限度生產,充分利用剩余運力,把鋁土礦從印尼運到中國,在中國港口海關保稅存貨。一方面避免了運力的浪費與擱置,減少了貨物在裝貨港的積壓,另一方面把貨物運到中國港口進行保稅,為經濟復蘇做好積極準備。這一策略,讓公司順利躲避了經濟風暴,沒有遭受過多的經濟損失,也提高了韋立集團在業內的知名度與信譽,并為日后的蓬勃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金融風暴后逆勢崛起

新加坡是個小國,但在海運服務方面卻是個大國。七年前才在新加坡落腳的韋立國際集團,預計五年后的貨輪運載量將達5000萬公噸、營業收入則可再翻倍至10億美元。率領集團成為國際航運新軍的孫修順,他是如何逆勢崛起?

十多年走來,孫修順難免面對壓力和挑戰,經營航運也常面臨許多風險和考驗,包括政治經濟層面、外部和系統內部的風險。

他說:“2008年金融風暴過后,航運市場經歷了劇烈波動,瞬間從巔峰摔到低谷。隨著市場波動,長期低位徘徊,很多航運企業難以為繼,面臨巨大虧損,有的支撐不下去,紛紛關門倒閉。我們能夠在業界屹立不倒、逆勢發展,依賴的不僅是創新的經營和操作模式,也隨之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并擁有充足的現金流保障,而更重要的是我們和上下游的客戶保持著合作共贏的關系。贏得客戶的信任,就能擁有充足貨源,有貨源,業務量就會持續不斷,這是公司穩步前進的基礎和源泉。在這個過程中,每取得點滴的收獲,都會帶給自己快樂。”

2007年是國際航運的黃金年代,而隨著金融海嘯來襲,國際貿易立即萎縮,貨運船只供過于求,遠洋貨輪的市場價格大幅下跌,有的從上億美元跌到僅值兩三千萬,有的從五六千萬美元跌到不足1000萬美元。韋立國際的船舶都是在2008年船價大跌之后購入,這就是孫修順所說的“低成本”,這也是韋立能從逆勢崛起,并逐漸發展成為國際航運的新生力軍的制勝法寶。

韋立航運獲新加坡當局表彰

    韋立集團于2006年在新加坡落腳,2010年成立新加坡集團公司。

新加坡是個小國,但在海運服務方面卻又是一個“大國”。設在新加坡的國際航運公司有上百家,屬于中資企業的大概有數十家。

    孫修順說:“地處國際航運優勢地理位置的新加坡,擁有發展航運業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新加坡政府和行業組織大力支持航運企業,也為航運企業在此落地生根、發展壯大提供了優渥條件。韋立一路走來,順風順水,見證了新加坡確實是個發展航運業的風水寶地。”

    今年4月,新加坡海事及港務管理局授予韋立航運“海運海事優惠計劃-國際海運企業(MSI-AIS)”獎項。除了享有船舶運費等收入的免稅優待外,韋立航運的表現和貢獻也獲得新加坡當局的特別認可。

現年49歲的孫修順指出,新中兩地經營航運,各具優勢,條件互補。在中國經營的韋立,把重點放在開拓客源、開發市場,公司的主要精力放在維護客戶關系。新加坡航運服務業發達,人才濟濟,法律制度健全,韋立在此專注經營,維持了與國際航運的完美對接,為集團的客戶提供更加完善的物流專業服務。盡管兩地的稅收制度不同,然而集團在新加坡獲得10MSI-AIS稅務豁免,客觀上為集團的經營減輕了很多壓力。

    航運業本身,尤其是船舶在海上營運,是一個風險很大的行業,存在很多未知數,韋立盡可能將這些未知數變成已知數,把這些不可控的因素變為可控或者可避免的因素,盡力保證船舶的運營安全。

孫修順說:“從事航運這個行業,必須具備良好的心理素質和抗壓能力。在公司運營中會遇到各種困難,但是每當困難得到解決,我都會總結經驗教訓,汲取新的知識,在未來的工作中引以為戒。”

保持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良好

雖然孫修順潛心打拼事業多年,工作繁重,經常奔波在中國、新加坡、印度尼西亞等世界各地,但是他的生活并非全被工作充斥、枯燥乏味。工作之余,他有諸多愛好,盡量保持工作與生活平衡的良好狀態。

    在生活方面,孫修順有著濃厚的家庭觀念,他一家四口過著溫馨的生活。平日他喜愛閱讀各類書籍,尤其是管理方面的叢書最讓他著迷。特別是2010年和2011年,他參加了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亞太EMBA碩士學位課程,聆聽管理大師的教誨讓他受益頗多,更堅定了他打造創新學習型企業,秉持終身學習的信念。

在公司方面,孫修順要把企業塑造成具有“關愛”文化的場所。他經常為員工及其家屬組織活動,例如進行環繞麥里芝蓄水池步行、打羽毛球、保齡球等,以鍛煉身心及加強員工的團隊精神。

 地處國際航運優勢地理位置的新加坡,擁有發展航運業得天獨厚的條件,新加坡政府和行業組織大力支持航運企業,也為航運企業在此落地生根、發展壯大提供了優渥條件。韋立一路走來,順風順水,見證了新加坡確實是個發展航運業的風水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