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院人物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海院人物  校友

莊茂奎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17-04-06瀏覽( 535 )

揚帆萬里踏浪行

---記全國勞動模范、青島遠洋運輸有限公司船長莊茂奎

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雨露滋潤禾苗壯….”,正是伴著這首當年萬人傳唱革命歌曲,青島遠洋船長莊茂奎跨出了遠洋船員生涯的第一步。做一名“captain”---駕駛巨輪馳騁大洋的遠洋船長,是那時他最大的人生理想。如今,他已是一名具有40年遠洋船齡、27年船長駕齡的老船長。從太平洋到印度洋,從好望角到合恩角,從蘇伊士運河到巴拿馬運河,長長的航線上,留下了他為國家遠洋事業拼搏奉獻的人生足跡。

40年來,莊船長先后干過11艘船,安全航行184萬多海里,不僅為國家創造了數千萬的經濟效益,而且帶出了一批高素質的船員隊伍。1989年,他被評為山東省勞動模范, 2003年被授予全國·勞動獎章,2005年獲全國勞動模范稱號。

 

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

從一個農村娃兒成長為一名受人尊敬的遠洋巨輪的船長,莊茂奎始終認為,沒有黨和國家的培養,就不會有他的今天。作為黨的干部,自己必須調準人生的準星,任何時候都要想著國家和企業給予了自己多少,自己能夠為國家和企業多做點什么。

1985年,他駕駛谷海輪去羅馬尼亞卸貨,眼看著貨物快卸完了,可下個航次的任務還沒有著落。公司通知他,卸完貨后船空載去美國。像谷海輪這樣的大船,一天成本費要十幾萬元,想著國家和企業因此可能蒙受的損失,莊船長坐不住了。他多次打電話與中國駐羅馬尼亞大使館聯系尋求協助,商務處負責的同志表示愛莫能助。他并不氣餒,掰著手指頭給該同志算了一筆帳。或許被莊船長的精神所打動,使館商務處終于給聯系安排了3萬多噸化肥,之后又將其他船不愿裝的3臺鉆機、20多箱拖拉機備件、270輛卡車也交給谷海輪運輸。像撿了元寶似的,莊船長立即興沖沖地安排船員掃艙待裝,對貨物綁扎加固。航次結束后一算,這個航次谷海輪掙了370多萬美元。

對公家的錢,莊船長總是斤斤計較,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半來花。一次,公司安排船在日本船廠修理,給他批了45萬元修費理。他沒白沒黑、跑上跑下,對工程質量和進度進行監控,一天要跑幾個來回。船廠哪個項目派了多少人,安排了多少修時,用了多少耗材,他一一作了詳細記錄。修理結束時,船廠提供了一份工程帳單,讓他簽字確認。莊船長接過帳單一看,發現與實際情況有出入。提出質疑,對方一口咬定絕不會錯。于是,他不動聲色地拿出自己作的記錄,與廠方據理力爭。鐵證面前,對方一看就傻眼了。一向以認真自負的日本人,最后不得不按船長的要求重新計算,最后從總修理費中砍去了31.5%。此舉為公司節省了一筆不小的開支,也讓外國人真正領教了中國船長的厲害,在國際上維護了中國船員的形象和聲譽。

在琥珀海輪,流傳著莊船長打手機打掉了一個衛生間的故事。原來,上船時兒子把自己的手機送給他用,好讓他經常給家里報個平安。令家人想不到的是,卻把手機作為了船上的業務電話。一次,從高頻電話里莊船長得知電廠計劃安排一艘晚到的船先靠卸。這樣一來,他的船將不得不在錨地拋錨等待,白白損失幾天的船期。在莊船長眼里,這簡直比自己損失了幾萬塊錢還難受。船上衛通電話費用高,他拿起兒子送的手機就與租家、電廠調度和公司聯系靠泊事宜。一天下來,他手機電池就換了三塊。經多方交涉,琥珀海輪終于得以提前靠港,節省了兩天船期。一來二去,那個月他的手機話費交了1700多元。在青島,當時足以買一個衛生間的面積。老伴十分納悶,打電話詢問怎么會事兒。聽了船長的解釋,老伴埋怨道:花自己的錢去辦公家的事,老莊你這是為個啥?他在電話里嘿嘿一笑,說:沒有公家哪來的小家,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

 駕駛臺就是我的崗位

俗話說:跑馬行船三分險。做了二十五年的船長,卻沒發生過一起責任性安全事故,莊茂奎船長所創造的安全記錄,在航運界也稱得上是一個奇跡。

從第一次干船長起,莊船長就養成了一個習慣:晚上睡覺再晚,早上5點半也會準時起床,起來后先上駕駛臺巡視一遍;白天再累,也從未在24點前睡過覺,睡覺前必須檢查一遍全船安全防火情況。這一習慣,他幾十年在船一直堅持了下來。

生活和工作中,莊船長是良師和摯友,但不管是誰,若在安全方面出了問題,他又會嚴厲得不講情面。一些和他同船的船員,都有過因沒戴安全帽或系安全帶等被他批評的經歷。琥珀海輪進出長江需要17多個小時,雖患有腰椎間盤突出,但每次他都堅持在駕駛臺值守。累了,喝杯咖啡,困了,就用冷水沖一下臉。一次進長江,一名船員看他十分疲勞,好心勸他:船長,您下去休息一會兒吧,這兒有我們呢?莊船長當即回答道:保證船舶安全是我的職責所在,這時候,駕駛臺就是我的崗位!”

沿海航區復雜、周轉快、靠離碼頭和進出長江頻繁,但在莊船長的指揮下,琥珀海輪一次次化險為夷。在該輪工作的54個月、1600多個日日夜夜里,他的船共完成了159個航次,進出長江318次,靠離碼頭630次,沒發生一起安全事故

他是值得信賴的

每上一艘船,除了安全外,莊船長最關心的是船舶每個航次的運量、船期、可控成本、港口使費等數據,用他自己的話講,就是既要開好船,更要開明白船。

179航次,琥珀海輪由韓國駛往連云港裝煤。當時16號臺風正影響附近海域。莊船長根據大量氣象信息預報分析,判斷臺風不會對航行海域造成太大的危險。于是,完貨后他果斷地下達了開航的命令。航行途中,了解到另一艘同一卸港的船舶已經抵達長江口,而且安排在他的船前面進江。一定要搶在前面靠泊!打定主意后,莊船長立即著手修改航線,提高了航速。終于,在航行至南通水域時,琥珀海輪超過了該輪,提前兩個小時靠泊,受到了租家的稱贊。

船舶完貨后4小時開航,屬于比較正常,而琥珀海輪由于各項準備工作都趕在了前面,幾乎每航次都在完貨后1——2小時內即開航離港,最短時只用了30分鐘。幾年來,節省船期多達33天,合人民幣260多萬元。在為租家提供了優質服務的同時,也為企業創造了最佳的經濟效益。

多年來的緊密合作,莊船長帶領琥珀海輪與租家、貨主、港方建立了一種同頻共振、互利雙贏的合作伙伴關系,租家甚至把留他在船上干作為一個重要條件,向公司提出了要求。回家休假不到一個月,租家、貨主電話就會跟蹤而至,一個接一個催他上船,用他們的話講,有你老莊在船上,我們放心!一位租家在向琥珀海輪贈送錦旗時,曾深有感觸地說:莊船長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船長,他與琥珀海輪值得我們信賴。

管船要像居家過日子一樣

無論在什么船,莊船長心里都揣著一本經濟帳,用他的話說管理船舶要像居家過日子一樣,必須嚴格管理,精打細算

莊船長把技術革新作為琥珀海輪增收節支的一條重要途徑。過去進出長江時,琥珀海輪一直使用輕油,與重油相比,不僅消耗大,費用也高。按當時價格計算,一噸輕油約200美元,一噸重油卻只有130美元,每噸相差至少70美元。能不能在確保船舶安全的前提下,以重油代替輕油呢?為了解決其中的技術難題,他找到了輪機長,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然后組織輪機部骨干力量進行反復研究試驗,取得了成功,從而在琥珀海輪探索出了一條以重代輕增收節支的新路子。從1999年至2004年,僅進出長江以重代輕一項,琥珀海輪就節約費用340多萬元。

在莊船長上琥珀海輪前,由于輔機工況不好,無論航行還是停泊,一直兩臺輔機同時運行。如何解決這一歷史遺留問題,降低燃油消耗,實現輔機單機航行,是莊船長上船后心里一直在琢磨的事情。在他的支持組織下,船舶技術人員日夜進行攻關,對輔機徹底檢修、反復調試,最終恢復了單機航行。與過去相比,每天可節省輕油0.9噸,節省滑油30多公斤,五年多時間,僅單機航行一項就節約輕油1653噸,約合人民幣263萬元。

在莊船長的帶領下,幾年來琥珀海輪節約航修天數折合人民幣100余萬元,累計節約各種物料、備件、油漆等155萬元,機電設備完好率達到了99%,應急設備完好率100%。在港監、船檢等部門例行檢查和港口國檢查中,均以無缺陷的好成績順利通過,受到了當局官員的好評。

遠洋船員常年飄泊海上,與家人分離的時候多,相聚的時間少。38年來,莊茂奎船長只陪家人過了六個春節。莊船長常把自己比作一滴海水,而中遠集團就是那浩瀚的海洋,是遠洋文化哺育了他,是企業給了他施展才能的舞臺,他的根已深深地扎在遠洋這一深厚的土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