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教形勢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職教形勢

“研究型”是建設高水平高職的突破口

發布作者: 發布時間: 19-03-04瀏覽( 13 )

2018年年初,教育部提出啟動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其目標是建成一批高水平高職院校。然而,目前在高職教育內涵建設處于比較迷惘的狀態下,如果沒有明晰的高水平高職院校的關鍵特征與建設路徑,特色高職建設計劃很可能難以取得突破性成就。

  在筆者看來,高職教育內涵發展的迷惘狀態包括:首先是課程建設難以體現水平差異。國家示范、骨干高職院校建設以課程建設為主要內容,取得了突出建設成效。然而,目前人們發現課程建設難有進一步發展,因為高職院校之間開發出來的課程成果往往水平差不多,難以明顯體現水平差異。

  其次是研究難以產生有重要影響的成果。有些高職院校把內涵建設的關注點投向了研究。然而受教師和學生研究水平限制,高職院校的研究成果雖然數量有明顯提升,但質量總體不高。

  第三是校企合作難以進一步突破。過去10多年的發展中,絕大多數高職院校把校企合作作為辦學的核心要素進行建設,然而發展到現在,普遍感到校企合作難以形成新的明顯特色。

  最后是師資隊伍量的提升難以帶來質的變化。高職院校都在努力大幅度提升高水平教師的數量,然而目前普遍面臨的問題是,高水平教師的增加往往只是統計數字的變化,教師的實際水平并沒有明顯提升。

  那么,高職院校的內涵提升是否還有空間?筆者認為,不僅有空間,能突破,而且應當突破:

  首先在課程建設方面,目前只是完成了人才培養方案、課程標準、教材等課程要素的初步建設,其建設的質量水平卻遠遠不夠,極少有高職院校的人才培養方案是建立在深入、科學的人才培養路徑研究基礎上的,極少有課程標準是建立在課程研究與知識開發基礎上的,極少有教材具有經典意義,教學資源也遠沒有達到豐富、有效的建設水平。

  其次是在研究方面,研究成果質量不高并非是教師缺乏研究潛力,而是缺乏所需要的研究平臺,以及沒有找到適合他們的研究課題和方法。

  第三是在校企合作方面,校企合作人才培養進行的精細化程度還遠遠不夠,比如工作場所的知識尚未系統開發出來,對工作本位學習的安排總體上還處于比較粗糙的水平;在校企合作產品與技術研發方面,也還有巨大發展空間。

  最后在師資隊伍建設方面,高水平教師沒有表現出高水平能力、發揮高水平作用,不是因為教師們自身能力不足,而是由于有些高職院校的管理體制官本位色彩很嚴重,沒有真正形成尊重教師、尊重智慧與創造的管理制度;管理權限過于集中到學院層面,專業、教師缺乏科研自由度;缺乏促進持續、集中攻關的研究機制,缺乏對重要課題進行研究所需要的平臺與條件,因而難以取得重要研究成果。

  高職院校內涵的進一步建設不能在原有基礎上繼續徘徊,把新的重要建設行動變成了原有材料的重新整理與填報,使高職院校在大量低效、無用的繁瑣建設任務中喪失了重要發展機遇;也不是一味地去尋找全新的建設內容,用一些非常時髦卻無實效的概念來掩蓋內涵的貧乏,而是要用新的視角去看待常規的辦學基本要素,努力賦予每種要素全新內涵,在原有建設基礎上把高職院校內涵建設真正推向深處。

  高水平高職院校的建設內容是全面的,但高職院校要走出目前內涵建設的迷惘狀態,不能在所有辦學要素上平均用力,而是要有突破口。這個突破口是什么?是 “研究”。從“建設”到“研究”,是高職內涵發展范式的轉變,只有圍繞這一思路才能發展出真正具有標桿意義的高職院校。這種高職院校可稱為研究型高職。

  “研究型”這一原本屬于本科院校區分學校類型的概念是否適合高職?研究型高職與研究型大學有什么區別?是否可能建設出研究型高職?以研究為核心是否會弱化高職院校的人才培養功能?這些問題還有待我們去回答。

  筆者認為,研究型高職可界定為以研究為內涵建設關鍵驅動力的高等職業教育辦學形態;研究本身是促進人才培養,高職院校只有在研究上取得重要突破,才可能突破高等教育屬性不強的問題;研究與人才培養是一對完全可以協調好的矛盾,其關鍵在于平衡好評價體系的價值取向;高職院校的研究應區別于本科院校的研究,不應當追求在純科學雜志上發表論文,以及追求基礎研究課題的獲批,而是應當以應用型研究為主,比如產品與技術開發,把研究定位于這一層面,高職院校就有著廣闊的發展空間。

  以研究為高職內涵建設的抓手與突破口,需要把握好以下4個方面:首先是拓展項目建設周期。研究是具有極大不確定性的領域,有重要創新價值的研究成果的產生尤其具有不確定性。以研究為中心的高職院校內涵建設思路,首先要在時間安排上與示范、骨干高職院校建設有所不同,要從3年拓展到5年。

  其次是搭建研究所需要的硬件平臺。目前高職院校所擁有的硬件基本上是用來進行技能訓練的,很少有能用于研究的。這一狀況使得即使有研究能力也有研究愿望的教師“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基于研究的高職內涵發展思路,要求調整高職院校硬件建設的方向,形成一批高水平的技術與產品研究實驗中心。

  第三是系統規劃重點研究領域。高職院校要對全校的研究領域和研究課題進行系統規劃,選擇既符合經濟、社會發展需求,又有長遠發展潛力的領域和課題進行持續研究。

  最后是構建促進研究的文化與制度。目前高職院校的文化與制度有許多方面是與研究相違背的。這些文化與制度的缺失,使得高職院校教師普遍缺乏追求原創成果的內在動力,在這樣一種心理環境下,不可能產生真正有貢獻的研究成果。

  (作者:徐國慶,華東師范大學教育學部職成教所教授、博士生導師,所長)(信息來源:中國教育報)